Gaggenau

關於咖啡的對話

咖啡在過去數十年間變得無處不在,而且品質越來越好。這都要感謝流行連鎖咖啡店的成功,更要感謝從進口、烘焙到沖泡均強調少量而質優的精品咖啡文化。我們與三位在咖啡界享譽國際的專家進行了對話。


出自 Patrik Rolf Karlsson 之手的 1683 綜合配方

為慶祝公司創立週年紀念,嘉格納邀請著名烘焙師 Patrik Rolf Karlsson 調配一款可體現公司發源地──黑森林的咖啡。「我們很早便決定要以該地區的傳統美味為主體:也就是最具代表性的黑櫻桃蛋糕。曾經擔任哥登堡 De Matteo 及柏林 Five Elephants 烘焙師的 Patrik 能夠隨心所欲地塑造咖啡的風味。他將經過水洗及加工處理、帶有櫻桃般果酸口感的肯亞珍珠小圓豆與來自拿撒勒莊園、散發巧克力香氣的薩爾瓦多波旁豆混合,調配出 1683 綜合咖啡豆。

這款特殊配方的咖啡豆僅在嘉格納的指定展示中心銷售。

關於 Patrik Rolf Karlsson 的更多內容


「完美的生咖啡豆、完美的烘焙配方,以及完美的沖泡方式,都是不存在的。有的只是完美的組合。」 Patrik Rolf Karlsson

注重永續發展的完美主義者
Anette Moldvaer

屢獲嘉獎的 Square Mile 烘焙坊聯合創始人 Anette Moldvaer 是倫敦上等咖啡豆的主要供應商,是這個首都城市及其他地區許多獨立咖啡店的供貨來源。「我無法一一列舉這些咖啡店。」她解釋說。

她的咖啡事業始於一家咖啡進口商,而她一向極為關注從咖啡種植到達沖泡咖啡的整個過程。她以實質的金錢資助,解決咖啡種植者的困境以及對咖啡品質的負面影響。「透過給付合理的價格,我們可幫助農民做出改善、購買新的土地以及支付教育和醫療保健費用。」

現在的問題在於,利用烘焙和調配技巧是無法改善劣質咖啡豆的:劣質咖啡豆只會沖泡出劣等咖啡。「反之,再好的咖啡豆也有可能會被徹底煮壞。」

關於 Anette Moldvaer 的更多內容


被問及她最喜愛的咖啡豆時,Anette 巧妙地回答: 「這就像是在選擇自己喜歡的孩子一樣,我喜愛肯亞的咖啡豆、卻也喜歡哥斯大黎加、瓜地馬拉、衣索比亞的咖啡豆。」

咖啡大師
Tim Wendelboe

在奧斯陸工作的 Tim Wendelboe 將北歐人對咖啡最原始風味的追求發揮得淋漓盡致。他的自有品牌濃縮咖啡吧、咖啡學校兼咖啡專賣店專為純粹主義的咖啡愛好者而設:咖啡吧的正中心轟立著一台轟隆作響的大型烘豆機,除此之外就少有任何其他會影響人們品嘗美味咖啡的東西。

他以一貫就事論事的語氣解釋好咖啡的秘訣:「軟水和好的咖啡豆。泡製咖啡其實不需要任何昂貴的設備。」這個簡單的配方事實上涉及無數的細節與其遍佈世界各地的人脈。Tim 親自參與其中的每一個環節,包括在他位於哥倫比亞的自有土地上與當地咖啡農 Don Elias 合作種植咖啡樹。儘管計劃有時趕不上變化,但他總能找到好的咖啡豆。說到這裡,我們心中頓時浮現「細節控」這個名詞,不過這回,這是句讚美。

關於 Tim Wendelboe 的更多內容


「人們對於好咖啡的追求將繼續流傳,而且當前的咖啡品質正越來越好。」 Tim Wendelboe